Search

一位美國人在日本手工眼鏡重鎮鯖江的人生故事📝 (下)




紐約生活風格雜誌Gear Patrol 專訪眼鏡工坊 the LIGHT Co. Ltd 主理人 Tommy O'Gara [下集]


“The Man Behind Some of the World's Best Eyewear”


https://www.gearpatrol.com/style/a36342925/tommy-ogara-native-sons-sauvage/


原作者: Stinson Carter


[ Part II ]


對於像Tommy O'Gara這樣不是生長於鯖江,甚至根本不是日本籍的外來者,要取得當地工匠的信任、全然習得日製眼鏡的複雜技術,簡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這也讓他的存在變得十分特殊。


鯖江眼鏡製造公司Umeda Inc.的社長表示:“要製成一支金屬框眼鏡,至少要兩百五十個步驟。” 他是Tommy O'Gara的合作夥伴之一。他還提到:”Tommy的設計非常獨特且原創,不像某些牌子都會參考別人的設計,所以相對來說也不是那麼容易製作,對我來說充滿挑戰性。”


O'Gara的設計流程充滿生命力與靈感,即便沒有親眼目睹,但光是聽著他訴說著那一切,就可以感受到他已經完全陷入另一個世界。


“我很專注,不太能同時構思兩個品牌。尋找靈感時我會開著休旅車,安排公路旅行,也有可能騎了單車就出發。” 在無法出國的疫情期間,O'Gara走訪日本積雪的深山、衝浪、又或者帶著他心愛的古董哈雷一起上路。在準備Sauvage Eyewear的時期,因為品牌設計概念是日本與法國文化的融合,O’Gara穿梭在巴黎的跳蚤市場、在舊海報店與歷史悠久的塗料店擷取他所需要的創意養分。


在出現明確方向之後,他將所有視覺媒材統整起來,有可能是人物、建築、飛機、機車、汽車,或是任何讓他獲得啟發的事物。(像是最近完成的某個系列便是發想自七零年代的揚聲系統。)接著他會在筆記本和塗鴉本裡用極大篇幅的文字寫下他的感受。“雖然用文字紀錄靈感非常耗時,甚至是實際開始創作構圖後近乎兩倍的時間,但這就是最有趣的部分。”


而後,文字轉化為形狀,通常他會從鏡片開始思索,接著才是鏡框。他會用電腦掃描手稿,然後回來思考線條。“當我決定了線條並描繪框面與鏡腳之後,我會把手邊的圖稿交給設計助理,由他來完成實際的尺寸構圖。每一線條會產生弧形、切割面與角度,我們得為這些細節開始製作需要的生產工具。 你看到的眼鏡上的線條都是由不同形狀的鑽頭精密切而成的。” 到最後,工廠的機械師會再確認所有規格,做成設計藍圖,這樣才正式進入製作流程。


在設計與製造之間有太多可能產生溝通失誤的機會,因此假如能一條龍完成所有步驟,得以讓整件事變得單純,也能加快進度。O’Gara表示:”從設計初稿到完成樣品,我們大約只需兩週的時間。”


O'Gara不參考其他的眼鏡品牌,他也不喜歡用已經有庫存的板材。那天他戴著Native Sons的“Kowalski”鏡框,這支眼鏡的靈感來源是七零年代的電影”消失點“。 “妳現在看到的這個顏色,我們將它命名為-血紅。”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眼鏡推向螢幕前讓我看個清楚。“某天晚上我不小心在工作室刺傷了手指,血滴到A4紙上,我迅速照了張相以免他完全乾掉,因為我想真實地記錄下眼裡看見的顏色。” 在O’Gara的所有設計中,除了黑色與透明色之外,都是他和板材大廠Takiron的研究員一起調製而成的,在市面上不太可能找到一模一樣的色澤。


知名戶外騎士品牌 Deus Ex Machina Motorcycles 的創意總監/共同創辦人Carby Tuckwell說:“O'Gara就是個風一樣的男子,他講話速度超快,腦袋總是一直在轉停不下來。” Tuckwell和O’Gara曾合作過眼鏡系列,一推出就瞬間完售,此時他們正在準備著第二次的聯名企劃。“眼鏡是一個體積不大,卻能充分表達些什麼的物件。而眼鏡設計師們總是給我一種充滿自信、善於交際、甚至有點瘋癲的印象,而Tommy,毫無疑問地就是那樣的人。”


在我掛掉電話之前,O'Gara稍稍停頓下來和一名剛抵達的員工打招呼,當時已經有些晚了。O’Gara告訴我,他是一位獨居的鰥夫,每天早上他都會帶著狗狗去散步完再來上班。“他是我們的銀隊成員之一,所有的銀隊成員都可以自由地上下班,他們想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都可以,然而,在工廠單多量大、格外繁忙的時候,他們總是會更努力的工作,我們彼此之間的連結非常緊密。”


從眼鏡工廠,到將眼鏡真實地放到人的臉上,對於O’Gara來說,他的作品象徵的他的使命,也是讓他堅持下去的原因。他喜歡看著人們的臉孔,想像著什麼樣的眼鏡適合他們的臉型與個性。也許是在男性為主的職場中,想要藉由平光眼鏡形塑性格的女性主管;又或者是在表演時希望能透過深色鏡片稍稍隔絕關注視線的爵士樂手。


在經營方面,O'Gara認為做對的事就是創造商譽的不二法門。”倘若你汲汲營營在賺錢這件事,或許能達到某個程度,但如果你做的是一件具有正向感染力,能夠傳達明確訊息的事,錢就會自然而然地來了。”


曾目睹時尚產業光鮮亮麗的包裝背後,隱藏著過度商業化經營的殘酷黑暗面,而促使他朝相反方向獨自前行,也因此將自己公司命名為 - “光”。


“做品牌本來就應該是一件好玩的事。” O'Gara這麼說著,“希望我們都能一起從中找到更多樂趣!”



1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