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想要擁有一個改頭換面的造型時,紐約創意圈的人們會想到 Masami Hosono 💇🏻💇🏻‍♀️


身為“VACANCY PROJECT” 的創意總監,同時也是一位酷兒髮型師,Masami所創造的是一個性別中立的空間,吸引來自各行各業的紐約人。形容自己“非常日本”的Masami來自東京,在八年搬到紐約東村,以別具藝術感、精準、且快速的風格闖出名號。近日,Masami重返工作崗位,除了備齊口罩與手套,他也成為第一位測試 MYKITA “MYLON GUARD ONE” 多功能防護眼鏡的創意工作者。藉由下列的線上訪談,我們就來看看Masami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藉由髮型詮釋獨特眼光、以及這段時間以來使用“GUARD ONE"護目鏡的真實心得吧!


那我們開始囉!一直以來都很好奇大家是如何形容他們的工作,Masami在Vacancy Project的主要職責是什麼?你都和怎樣的人一起工作呢?


❏ Vacancy Project其實是一個別具規模的酷兒社群,是一個令大家感受到安心的存在,在這個性別中立的空間裡,你不會看見舊有的性別規則,像是“女生留長髮”、男生剪短髮”,我們看見的是你需要剪個頭髮,如此而已。


你是如何開始,且找到自己的路呢?一直以來你都對髮型有興趣嗎?


❏ 我的媽媽是一位印花設計師,她非常時髦,而我雖然也喜歡衣服但從沒有想過在時尚產業工作。我對於照顧別人這件事比較有興趣,同時也覺得自己算是個有創意的人。在日本的時候我很喜歡去髮廊剪頭髮,我認為這是一個能夠施展創意、又能接觸到很多人的工作,而讓我有了成為髮型師的念頭。小時候我曾暗戀我的髮型師,雖然我從沒和她說過、但旁邊的人都知道,因為我大概25天就去髮廊一次,每次都只剪一點點頭髮。我實在太想和她一起工作了,於是在十七歲的時候我開始去美容學校上課,而後也到她上班的髮廊應徵,且很幸運地被錄取了,不過沒想到的是在那之後沒多久,她就離職了。


一切大概是這樣開始的吧,這份工作最特別的地方在於,你可以隨心所欲的打扮自己,就算全身都是刺青、把頭髮染成綠色都沒有關係,感受不太到太明確的體制,一切都是很獨立、很個人的。


在Instagram上,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人們分享他們在Vacancy Project獲得的新造型,你是如何看待你的客戶,而他們對於Vacancy Project這間髮廊又有著什麼樣的想法呢?


❏ 大部分的客戶都和我一樣都有著很強烈的個人風格,這是最好玩的地方。髮型師與客戶之間其實是需要合作的、需要開展一段對話的。那種不知道自己要什麼,說著:“沒關係你愛怎麼剪都可以,你比較專業”的客人對我來說是最困難的,他們可能以為我喜歡聽到這句話吧。相反的,超級龜毛的客人因為有著清楚的好惡,我更能明確地站在他們的立場思考。我是個喜歡壓力的人,當客人說:“你知道我剛從LA搬來,那裡有我最愛的髮型師,我根本不太信任別人動我的頭髮”時,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在嚇唬我,但反正我本來就不需要他們在嘗試之前百分百信任我這個人,我希望他們能回歸到頭髮這件事,我跟你都有頭髮,至少這是我們一樣的地方吧,在開始剪之前,我會希望我們能在同個頻率上。


那你該如何確定客戶和你在同個頻率上溝通呢,你又如何得知他們有沒有想要開啟對話?


❏ 我會適度地和他們聊天,每個客戶的諮詢過程都不同,在那段時間裡我們就只聊髮型,而後就進入流程了,因為我很清楚知道我在做什麼,這樣的型態上不太會改變。另外,在我們這裡剪頭髮大概只要十分鐘,所以我不需要很會聊,客戶也不必擔心在這過程中會感到尷尬。


剪頭髮只要十分鐘就夠了?


❏ 對耶,其實不曉得為什麼別人剪頭髮要花那麼長的時間。一開始溝通、洗頭大概五分鐘,然後剪個五到七分鐘左右,接下來做個造型就好,你就可以回家啦。


感覺起來諮詢比真正剪頭髮更花時間,在那段時間裡你會想獲得怎樣的資訊,又或者你想要藉此瞭解什麼?


❏ 很難說耶,你必須判讀當下的氛圍。有時候某些客人會讓我感受到他大概準備了二十種參考髮型,但他沒打算讓我看;又或者他們可能想要和某個名模和明星一樣的造型,但他們不好意思說,所以建立信任很重要,我得讓他們感覺舒服自在。一但他們卸下心防跟我聊天,通常他們都會比較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當他們詢問我的想法時,我會依據他們的工作、穿著風格、是不是酷兒等特質,給予一些不一樣的意見。


當然有些事是我必須要清楚確認的,例如他們想要剪到多短。很多人先前的剪髮經驗不是很好,甚至造成心靈創傷,他們和髮型師說只需要修短一吋,但硬是被剪了五吋,這樣的經驗絕對很可怕。另外客戶習慣的洗護流程也很重要,像是有些人可能用蘋果醋洗頭、有些人每天運動所以會洗比較多次頭等等,這些事都很重要。另外,我絕不會裝酷或是看起來很負面,因為我希望他們感受到即將看見的改變是很美好的,讓他們覺得剪頭髮是一件療癒的事。


你有沒有遇過那種說著:“天啊人生好難,我需要一點改變”的人呢?


❏ 當然很多呀。分手這個話題還蠻常出現在聊天的內容裡,不過大部分的人其實都害怕改變。在這裡分享一個故事,之前曾遇過一個女孩為了要和分手五年的男友再次見面,而她真的很想要變得很可愛讓前男友後悔。她本來頭髮很長,我幫她剪了超短髮,盡全力讓她看起來又辣又可愛。


疫情後的生活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你每天穿戴的東西是否有所不同?


❏ 當然有,很開心能回來上班,我們也嚴實遵守每條衛生法規。例如必須全程配戴口罩與手套,戴手套剪頭髮真的蠻難的,因為你無法觸碰頭髮,根本感受不太到它們的存在,有時我還真的會剪出個洞來,我是說手套,不是剪到客人啦(大笑)


你有試著帶過GUARD ONE防護鏡了嗎?


❏ 有呀,GUARD ONE超級輕,而且很舒服,我工作時每天需要戴上八小時也完全不會痛。而且它的造型很酷,即便是防護配備我還是希望能看起來很可愛,所以這款防護鏡真的蠻不錯的。當我同時戴著口罩與防護鏡時,有時它會稍稍起一點霧,不過比起以一般眼鏡來說還是好太多了。


那你沒上班的時候也會戴嗎?


❏ 不太會耶,因為我私下還是不出門,盡可能遠離人群。我每天至少遇到十位客人,我必須更謹慎小心,確保自己是健康且安全的。等之後疫情穩定,能夠像往常一樣出門見朋友、到公共場所時,我一定會戴著它。


你的客戶對於GUARD ONE有什麼評價呢?


❏ 客戶看著我戴著GUARD ONE都感到比較安心,他們謝謝我使用了更周全的防護配備。而且他們覺得GUARD ONE看起來酷又時髦,再搭配口罩與我的粉紅色手套,頗有整體感。


你能用一句話來形容GUARD ONE這項商品嗎?


❏ GUARD ONE真的很輕,超級輕!但它包覆感十足的遮罩完全不會阻擋視線,它幾乎可以遮住大半張臉,造型也很可愛。


你會推薦GUARD ONE給什麼樣的人呢?


❏ 我會推薦給每天需要因工作外出的髮型師、化妝師、美甲師,或是任何參與時尚攝影的人,我已經推薦給其他髮型師了,因為我們真的很需要保護自己,且同時保有時髦造型!

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